光明巷记录历史沧桑 寄托光明祥和
稿件来源:西安文明网 发布时间:2019-12-19 11:12

  

  

45号院内精美的砖雕

  炉子上升起一圈儿热气,中年服务员一边给顾客端上热气腾腾的饺子面,一边热情地寒暄着几句。那个卖炒花生米的大嫂坐在橱窗前笑语盈盈,不远处小商店的老板和买烟的小伙子熟稔地说笑打趣。一丝冷风飘过,挂在树上的理发店的牌子晃了两下,摇摇欲坠的叶子三三两两地掉了下来。这里是光明巷,在街道交错、游客如织、热闹纷繁的回坊区域,它就像一位坐在门墩上看花开花落、云卷云舒的老者,眼眸间溢满沧桑,一开口就是一段故事。

  光明巷南至庙后街,北至教场门和红埠街交会处,长近400米。西安市地名研究者葛惠在其《西安地名文化》一书中介绍,“清嘉庆《长安县志》名郭签士官巷”。相传,明弘治年间,因巷内住有兴办地方学校的郭姓签士官而得名,“签士”是当时的一个小官。民国初年简化为郭签士巷,1966年改为光明巷。“大抵是寄托着人们对于光明的向往和美好希冀吧!”老住户马克敬告诉记者。

  据《明清西安辞典》记载,光明巷地处原隋唐长安皇城内承天门南边西侧的东西横街与中书外省处,唐末皇城改建成新城后,这里逐渐变为居民区。上世纪90年代,经过一番改造,光明巷盖起了许多新式楼房,虽仍然以民居为主,不过渐渐开起了一些泡馍、胡辣汤、理发店、商店等店铺。近年来,随着回民街游客的剧增,这里也有了一些民宿、酒吧、西餐厅等。

  来到光明巷,有一处老宅院不能不看。在马克敬的带领下,我们来到了位于光明巷中部街东,已经成为西安一处历史遗址的光明巷45号。院子的青砖外墙布满坑洞,墙上挂着一块牌子,上面刻着:“1938.11.23 日本飞机轰炸西安遗址 莲湖区人民政府 二零零五年八月十五日”。墙上的坑洞是日军炸弹碎片飞溅留下的残存痕迹,同时被炸毁的还有墙后院子的一间老屋。

  推开陈旧的木门,遍体鳞伤的老宅院依旧在向人们诉说着那段悲痛的历史。除了西院墙上留下的炸洞,上方厅堂还可以看到用粉笔标记的“左柱被炸下沉所致的伤损”等提示,让人不胜唏嘘。守在此处的李爷爷因身体原因讲话不便,他找出两块写有院子简介的木板指给我们看。简介中写道:昔日据家父所言,此房被炸于抗战第二年阴历十月初二,当时北邻院一座与此相同且紧靠的楼房中弹六枚,全部被毁。该楼房西北角一间中弹一枚,北山墙、楼板等损坏严重,房身整体向南歪斜约0.2米,部分窗户及木雕构建震坏。

  这座饱经风霜的老宅院建于清代晚期,初始正门位于原狮子庙街(现北广济街),如今的光明巷45号是其后门。虽然它已经破败不堪,残余不多,但我们仍可从其中看到北方传统古民居建筑的风貌特色。门窗、柱子、床前帘架、厅堂花架和碧纱橱上雕刻的花草、动物都栩栩如生、耐人寻味,地面青砖铺墁,青石砌阶。顺着窄长的过道来到里院,历经百余年风雨的砖雕精致典雅,尽显古韵,让人为之感叹不已。李爷爷的一生都坚守在此处,他说,几十年来,有不少人出大价钱买院子或遗存的器物,都被他回绝了。

  曾经,光明巷的气派老宅不止李家院子一处。马克敬告诉记者,过去,巷子西边都是整齐的四合院,基本上都是三进深的院子,街东的大多则是狮子庙街住户的后墙,巷子里原来的老户有梁家、杨家、朱家等。现在,光明巷的住户比过去多了许多,但以前的老户只剩下几家。“很多老住户都将巷子里的房子卖掉,在外面买了新房,还有很多老住户把巷子里的房子租给别人住,自己却不住在这里了。”马克敬说。

  岁月流转,不长不短的光明巷蕴藏着无数往事。走出45号院,当我们再次站在街头,前尘往事浮光掠影般涌上心头,深厚的沧桑扑面而来。然而,不急不缓走着的行人,各色店铺里忙碌的身影,空气中飘荡着的美食香味,耳边响起的玩笑打闹……久居深巷的人们似乎在用这种润物无声的平凡场景,讲述着光明到来后的淳朴、幸福与祥和。(西安报业全媒体记者 杨旭  文/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