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深处的古旧书影
稿件来源:西安文明网 发布时间:2018-05-08 11:22

  

  西安古旧书店一隅。 记者 曹瑞摄

  

  西安古旧书店的线装书籍。 记者 曹瑞摄

  历史久远的西安古旧书店 

  在西安市南院门街道,有这么一家门头并不起眼,营业厅面积也不大的书店。平日里来这里的顾客并不多,大多还是回头客。然而,这家书店却是西安市众多文化人必来之地,它滋养了数代西安市的读书人,在西安文化圈中有着独特的地位。这就是西安古旧书店。

  西安古旧书店的起源可以追溯到1908年成立的公益书局。最早的地址在马坊门,后迁到竹笆市北段路西。1915年,迁至南院门正街,即今天书店所在地址。

  “要说古旧书店的建立,离不开当时西安市文化界的陈家、阎家和张家。”西安古旧书店的一位老员工告诉记者。阎家就是指著名古字画、文物鉴赏家阎秉初和他的父亲阎甘园。阎甘园是民国时期西安著名的文化人,他生于蓝田,兴办教育,不仅写得一手好字、画得一手好画,还挚爱中国文化遗产,热爱收藏。阎秉初深受父亲影响,从小便对古玩、字画有强烈的兴趣,成年后成为金石学领域的专家。阎秉初于新中国成立后开设了和平古旧书店,1956年公私合营,和平古旧书店和酉山书局等几个书店一起合并成了“西安古旧书店”。书店合并后,陈家有一位陈德明先生一直在书店工作直到退休,他对古旧书籍的整理、保护十分专业,并且还带出了一批职工,堪称店内古旧书籍研究方面的行家里手。

  公私合营以后,西安古旧书店划归新华书店,成为西安市唯一能够收购、销售古旧书的单位。除了古书、旧书,古旧书店还收藏碑帖和字画,直到现在,古旧书店仍是许多书画碑帖爱好者常去的地方。

  从辉煌到沉寂,唯一不变的是坚守 

  据书店的老员工介绍:“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是古旧书业的黄金时期。那时大家都不宽裕,家里有点旧书就拿来卖,当时西安市的古旧书店就一家,很红火,店里收了很多有价值的线装古书。”

  1992年,古旧书店原来的老房子改建,书店先后迁至北柳巷、案板街等地,1995年又重新搬回到现在的店面。目前书店营业厅分为地上和地下一层两个区域。地上营业面积200多平方米,地下营业、库房及办公面积共500多平方米。书店内设有精品古籍部:经营古籍线装图书、新旧碑帖拓片、新印古籍以及文史哲、文物考古等类图书及文玩用品;特价旧书部:经营旧书、特价书、过期文史期刊;机关服务部:为西安地区各文物单位图书馆、档案馆、各大学文史专业系资料室服务;收购部:收购古旧图书、碑帖字画、文房四宝等。

  西安古旧书店的店员老张说,1989年他被分到西安古旧书店工作,那个时候书店又大又宽敞,每天来书店的人络绎不绝,有高校老师,有作家,也有普通读者,有一些人现在还经常来,和他也变成了老熟人。老张那个时候既年轻又充满干劲,回忆起那段往事,老张眼睛里面充满了光彩,他说:“每天看着书店的繁荣场景,在书店里干杂活都觉得很快乐。这是我和书店的‘黄金年代’。”

  据书店的老员工讲,自从1992年之后,古旧书店就再也没有了以前的辉煌。一方面是由于书店地下室阴暗潮湿,对古旧书籍无法提供必要的保护,书店只好把收藏的古旧书籍转移到专门的库房进行保护。古旧书籍得到了保护,但是很多读者却因此失去了淘书的机会。另一方面,由于担心在出售过程中出现珍贵书籍流失的情况,书店现在已不对外出售新世纪之前收藏的古旧书,令很多古旧书籍的爱好者、收藏者颇觉遗憾。

  “我们书店目前一年的销售额不到300万元,员工也只有11个人。”老张说,“因为古旧书店的职责是发掘、抢救、保护、传承中华民族传统文明和人类文化遗产,同时承担着为研究古典文学、历史、哲学学科的学生、教师、学者、文物考古发掘研究专家,喜好收藏名人字画、古玩鉴赏及书法、书画的广大读者提供服务的责任,所以它不可能与其他书店一样致力于畅销书、大众读物的销售,因此它的销售额也无法和其他普通书店相比。”

  近年来,电子阅读、网上书店的兴起,对实体书店造成了不小冲击,西安古旧书店也在所难免。虽然书店有一批固定的顾客,但书店的经营还是面临着不小的压力。“书店是个圈子,也是培养读书人的地方,再难,我们还是想继续坚守下去。”老张说。

  古旧书店是读者心目中淘书的“圣地” 

  历经百年的发展,西安古旧书店的名气已享誉全国。很多名人、文化人都是书店的忠实粉丝。

  中国书院学会副会长、陕西白鹿书院常务副院长邢小利说:“我和西安古旧书店的关系比较深。一是我过去住的地方在竹笆市,离书店很近,我基本上每星期都会去书店逛一次,在那里选我喜欢的古旧书。二是我的家人当时在新华书店工作,我自己也曾在新华书店当了4年临时工,对古旧书店的情况比较熟悉。”说到对书店的印象,邢小利对书店老员工在古旧书籍方面的专业功底赞不绝口。

  “古旧书店的存在为古旧书籍与喜欢它的人提供了相遇的机会。”陕西省作家协会副主席方英文说,“我认为书并没有严格意义上的古、新之分。对一个人来说,只要是没有读过的书都可以看作是新书。书籍和菜品有相似之处,我们常说的众口难调,体现在书的方面就是有些公认的好书也还是不被一些人喜欢或接受。古旧书店实际上就是在帮书籍寻找知音,它可以延长好书的生命。”

  方英文认为古旧书店以线装书为主要特色,反映了读书人的一种怀旧情怀。“据我了解,做这一行很难挣大钱,但是它给从业者和读者带来的精神层面的享受是难以用金钱衡量的。我们常说工作愉快是福利,我想用来形容古旧书店的坚守者们是再合适不过了。”

  “古旧书店是西安储存‘秦砖汉瓦’的库房。”著名文化学者肖云儒说。“我是1961年大学毕业后到西安工作的,那时候周末休息最大的爱好就是去古旧书店淘书。因为当时那里可以买到市面上买不到的书,用今天的话讲就是‘买稀罕’。另一个原因就是我特别喜欢读书,我觉得在古旧书店淘书是读书人的一种情怀和格调。”虽然来陕工作已50余载,肖云儒老师还是坚持定期去古旧书店浏览,“书店里有很多珍贵、少有的碑帖,对喜爱书法艺术的我来说是一大乐趣。”

  在谈到如何解决古旧书店面临的困境时,邢小利认为应当向北京、扬州等地的同类型书店学习,在书店的管理服务方面下功夫。“我每年都会去北京琉璃厂那里的中国书店,在那儿每次都会花几千元买些古旧书籍。在中国书店买书,只需留下联系电话和地址,付款后对方会把你所购买的书籍直接邮寄过去,非常方便。我觉得仅此一点就值得我们西安的古旧书店学习借鉴。”

  “我觉得古旧书籍的流传是经过历史验证的,就如同被埋藏的珠宝终有一天会抹去灰尘,重现光芒。古旧书店的发展在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文化复兴的背景下,一定会凸现它独有的价值。”方英文说。

  “古旧书店不仅是西安广大读书者进行淘书、从事学术研究的宝贵平台,更是为西安保留了悠久的历史文脉。因此,它的发展应当得到政府的政策支持,在人、财、物方面给予必要的保证,让书店的从业者们可以心无旁骛地投入到古旧书籍的挖掘、保护工作中去。”肖云儒说。

  古旧书、线装书,这些名词似乎离我们越来越远,但在人类阅读方式日新月异的今天,古旧书店始终有着一批固定的读者,它在文化传承、学术研究等方面的价值也越来越被人们所重视。

  “旧书不厌百回读,熟读精思子自知。”我们坚信,西安古旧书店在西安市打造“书香之城”的背景下一定会重新焕发生机与活力。(记者 曹瑞 通讯员 百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