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见昆明池:山水林湖皆诗篇
稿件来源:西安文明网 发布时间:2017-09-25 10:44

  

  

   《又见昆明池》

  作词:薛保勤 作曲:张朝 演唱:韩磊

  一面飞镜天上来

  一泓碧水落人间

  曾经汉武训水师

  舰船纵横起狼烟

  沧海千年  桑田千年

  亭榭远逝梦楼船

  一池昆明水

  回首忆长安

  一波烟柳接远山

  半围花海香秦川

  牛郎凌波一池月

  织女长袖舞翩跹

  秦岭翘首 翘首问天

  唐时明月汉时帆

  一池昆明水

  多情醉长安

  烟波浩渺伴终南

  驭舟唱晚荡青莲

  汉唐盛境今又现

  国运水运看变迁

  曾是奇观  今又奇观

  山水林湖皆诗篇

  一池昆明水

  长歌颂长安

  《又见昆明池》词作者薛保勤:

  修复昆明池——国际化大都市标志性成果

  ■首席记者 杨耀青

  就在3天后,9月28日,大西安将迎来又一个标志性事件——备受关注的“昆明池·七夕公园”将盛大开园!一首悠远、动听的《又见昆明池》将在开园盛典上倾情演绎,加速奋进中的西咸新区沣东新城将再次吸引世界的目光!

  “曾是奇观,今又奇观,山水林湖皆诗篇……” 《又见昆明池》中大气、恢弘的词句饱受赞誉。这首歌的词作者薛保勤,昨日接受了《西安日报》的专访。身为陕西省新闻工作者协会主席,同时也是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陕西省作家协会常务理事的他,谈及歌词创作的过程感慨颇深。薛保勤认为,沣东新城修复昆明池,是展示西安国际化大都市建设的标志性成果,值得大书特书!

  昆明池在歌颂长安,也在歌颂大西安的建设者

  “为创造、书写大西安历史的人们写一首歌,为昆明池喝彩,为大西安喝彩,也为用辛劳助推这座城市建设的劳动者们喝彩,这是我创作这首歌的动力和荣耀。”薛保勤告诉记者,今年3月,他接到了写歌词的任务。“西咸新区沣东新城的同志们希望我能为昆明池写歌词,我以前写过《送你一个长安》,大家的认可和信任让我非常感动,于是我开始查阅大量典籍,着手为昆明池精心创作歌词。”

  时光回到6年前的2011年,一首磅礴、深情的歌曲《送你一个长安》,不仅点亮了西安世园会,更让古城西安成为全世界瞩目的焦点。此次为昆明池·七夕公园创作歌词,薛保勤感到使命光荣、责任重大,他说,自己要用心感悟历史的沧桑,用生动的笔触展示如今的辉煌!

  “我对修复昆明池涉及的历史、文化内容进行了梳理,在创作歌词时,主要抓住了几个要点,首先便是对历史的回望。”薛保勤表示,他在歌词中突出了“沧海千年,桑田千年”。“沧海桑田的背后,让人们看到了历史的变迁,有很多值得人们深思的元素,我想把这些元素进行 ‘回望’。”

  “一池昆明水,回首忆长安。”薛保勤在歌词中的这个“忆”字成为了亮点。

  “这里曾经是 ‘沧海’,是汉武帝训练水军的地方,在突出这些内容的同时,我还在歌词中寄寓了感叹——亭榭远逝梦楼船。也就是说,曾经的辉煌已成为过去,有种回望的感触,能够引发人们对历史的思考。”薛保勤表示,他在歌词中另一个要凸显的要点是优美的风光,这里的景色一直很美,无论是历史上的昆明池,还是即将开园的“昆明池·七夕公园”,景色都非常迷人。

  “经过我的初步查阅,唐代的大量诗作中,很多都涉及到了昆明池,仅李白、杜甫等名家的作品就有260多首。”他表示,在数以万计的唐诗作品中,昆明池有着不小的贡献和重要的地位。

  突出七夕元素,沣东新城修复昆明池值得大书特书

  人们常说的“金婚”、“银婚”有着怎样的含义?“锡婚”、“瓷婚”又指的是什么?“鹊桥”的传说有着哪些动人的细节?……在即将开园的“昆明池·七夕公园”,人们会在游园的过程中找到答案。

  在《又见昆明池》歌词中,薛保勤也着重提炼出了七夕元素——“牛郎凌波一池月,织女长袖舞翩跹”。这正是对昆明池在古诗中地位的一种展现。

  “一池昆明水,多情醉长安。”他向记者表示,这个“情”字,不仅指的是有情人、感情,同时也指的是这池水对整座城市的“情”——水对人的情,人对水的依恋。“我在写景的同时,突出了昆明池的七夕元素。”

  在古城西安悠久的历史上,昆明池是一个极为重要的标志,曾经的它是汉武帝训练水军的依托,同时也是人们游玩的场所,牛郎织女的传说与这里密切相关。

  “七夕元素与昆明池的渊源,有史为证。”薛保勤告诉记者,根据他的研究,班固等历史名家的作品中对此都有记述,而且还出土了文物。从这个层面上来看,即将开园的“昆明池·七夕公园”,对传承中国传统文化有着重要的作用。

  “一池昆明水,长歌颂长安。”薛保勤说,“这个水,它是会唱歌的!”

  “原先我想用的是 ‘美 ’长安。因为从诗作的角度上来看, ‘长歌美长安’应当更好,但经过我反复斟酌,发现 ‘颂’长安还是更合适。”他告诉记者,长安的历史需要歌颂,昆明池这个伟大的工程也需要歌颂,如今大西安的建设发展更需要歌颂。“昆明池·七夕公园是对大西安的歌颂,同时也在歌颂着创造、书写大西安历史的人们,沣东新城修复昆明池,值得大书特书!”

  山水林湖,生态理念呼应西咸现代田园城市建设

  “回想几年前,《送你一个长安》中的那句 ‘一城文化半城神仙’让大家记忆深刻。如今,我相信《又见昆明池》也能为这座城市添彩。”薛保勤说,他非常喜欢诗词创作,给诗谱上曲变成歌,音乐能够让诗句插上翅膀。

  从歌曲的角度再看《又见昆明池》,让薛保勤感慨颇深。他表示,今年是大西安建设的元年,特别是年初,按照省委、省政府决策部署,西咸新区由西安市代管。“沣东新城修复昆明池,是大西安发展史上的一件盛事,功在当代、利在千秋,不仅对历史文化资源进行了恢复和传承,同时也是展示西安国际化大都市建设的标志性成果。”他表示,作为一名土生土长的西安人,他有着宣传这件盛事的历史责任,能够为《又见昆明池》作词,自己感到骄傲、光荣。

  “曾是奇观 ,今又奇观,山水林湖皆诗篇。”在接受采访的过程中,薛保勤多次提到了《又见昆明池》中的这几句歌词,他表示,按照省委、省政府要求,“山水林湖一体化治理”让生态建设向系统化迈进,西咸新区沣东新城用实际行动践行着这样的理念。

  “这几句歌词,与前面写到的 ‘唐时明月汉时帆’进行了呼应——前面用唐、汉提升了歌曲的历史纵深感,这里的 ‘山水林湖皆诗篇’,一方面是对历史的回望,另一方面也着重对当下的理念进行了赞扬。”薛保勤表示,他在创作歌词的过程中可谓字斟句酌,完成初稿后广泛征求意见和建议,包括历史学者、作家、诗人等,和他们进行反复切磋。“我不仅是为了完成这个写词的任务,更是要尽心尽力全面做好。”

  “回首忆长安、多情醉长安、长歌颂长安。”薛保勤用这三句话,勾勒出了《又见昆明池》的结构,也让昆明池这个大西安标志性的“符号”,进一步凸显了悠远的历史和厚重的文化积淀,成为又一首有着浓厚“西安元素”的经典作品。

  昆明池笔记(摘录)

  ■王若冰

  初识昆明池

  与湮没古长安城郊两千多年的中国古代最大人工湖、中国历史上第一座水军训练基地——昆明池相遇,是在2011年一个秋高气爽的日子。一座供奉中国民间爱情女神织女石刻头像的石婆婆庙出现,将两千多年前一座水波浩渺,楼船游弋,戈船穿梭,似云汉之无涯的灵沼神池推到了我面前。

  时隔六年,一个春雨蒙蒙的午后,再次来到西安市西南沣河东岸斗门、马王区域的昆明池旧址时,沣东新城蓬勃崛起的楼群已经蔓延到曾经遍地庄稼的沣河东岸,昆明池·七夕公园,2017年2月已经完成注水试验。

  漫步花木扶疏、曲径通幽的环湖路,沣东新城管委会的同志说:“规划中的昆明池·七夕公园水域总库容4600万立方,相当于4个西湖。届时,昆明池将重现 ‘汪汪积水光连空,重叠细纹晴漾红’风采。一座湖堰相通、水波浩荡的湖畔新城将崛起在昆明池故地,消逝一千多年的 ‘八水绕长安’盛景,将重现十六朝古都、古丝绸之路起点西安。”

  灵沼神池

  历史上水波浩荡,宫馆弥望,水域面积纵横300里的昆明池,早在公元前120年已经出现在汉长安城龙首原西南沣水和潏水之间。

  与正在兴建的昆明池·七夕公园隔沣河相望,是三千多年前周人到达渭河南岸后第一个首都——沣京(遗址),往北和东北,依次有西周镐京城、秦阿房宫和汉长安城在距今两三千年前相继崛起。

  三千多年前的镐京城内,就有一座水波潋滟、后来与昆明池池水相通的池苑——镐池。我们不知道镐京城里的镐池是不是当年大禹停泊过的灵沼神池,不过自从考古研究已经得出结论看,有沣水和潏水环绕,又有众多湖沼镶嵌其中的沣京城和镐京城,无论建筑形制还是建筑规模,都堪称中国历史上第一座真正意义上的城市。

  西周都城东迁洛阳后,依然河湖交叉、水波盈盈的沣镐之地并不寂寞。伴随秦阿房宫在镐京城东侧崛起,这里又成为秦皇家林苑上林苑的核心。当时的上林苑林木葱郁,河湖环绕,恰似仙境。一生都想得道成仙的秦始皇仿照蓬莱、方丈、瀛洲海上仙山样子挖池筑山,建造了三座他想象中的海上仙山。

  历经周秦两朝,后来有昆明池出现的莽莽秦岭山下这片河汊地带,正在孕育着一个人水合一、水脉担当的崭新形象。

  楼船苼鼓

  动工之前,汉武帝对昆明池的定位非常明确——这就是仿照天上银河和滇池模样,建设一个大汉水师部队训练基地,为帝国培养强大水师,并且将这个为剪灭昆明国而修建的大汉水军基地,命名为昆明池。汉武帝还要求,昆明池水面面积要超过滇池。据史书记载,当时滇池方圆300里,而汉武帝建成后的昆明池水域面积320公顷,相当于4个西湖,地点就在现沣东新城斗门区域。

  汉武帝开凿昆明湖的具体细节,史书上记述极为简略。但从各种史料零星分散的文字可知,昆明池分两次、历时三年修建而成。从诸多史料来看,元狩三年(公元前120年)开工的昆明池一期工程,更像对荒废已久的周秦池沼和众多天然湖泊的挖凿疏浚改造工程。三年后,与第一次开凿昆明池同步进行的盐铁专营政策让汉武帝国库更加丰盈,西汉朝野也传来南越和东越欲利用水战与朝廷对抗的消息,昆明池二期工程于是开工。昆明池二期工程动工时,为荡平昆明国,讨伐南越和东越训练强大水师,为大汉帝国占据河海控制权建造强大水军基地的想法,在汉武帝心中愈加坚定。

  长安绿肺

  近些年,考古人员在在昆明池东侧发现的昆明渠和漕渠遗迹,正是汉武帝将漕渠和昆明池这两大战略性水利工程融二为一的见证。考古结论证明,昆明渠的开凿年代是汉武帝元狩三年,即公元前120年。也就是说,在汉武帝第一次开凿昆明池时,连接昆明池和漕渠的人工水道——昆明渠同时动工。

  如此复杂而科学的供水系统,不仅让长安城旱涝无忧,昆明池也因此成为保障汉唐都城千年繁华的蓄水池。

  距昆明池消逝一千年后,我在汉唐昆明池旧址——建设中的昆明池·七夕公园施工现场看到,波光粼粼,库区两岸桃红柳绿,亭榭廊桥倒映浩荡水波之上。曾经给汉唐长安城带来一千多年繁华与富足、滋润并哺育了让世人仰望的汉唐雄风的昆明池,即将以它曾经有过的惊艳迷人的风姿神韵重现在世人面前。昆明池这种时越千年的盛世重光,是不是也暗含了昆明池兴衰与一个时代之间的神秘宿命呢?

  碧水鹊桥

  被当地人称作石婆婆和石爷爷的牛郎织女出现在昆明池旧址那一刻,原本徘徊在昆明池舟楫穿梭、画舫游弋、鱼翔浅底历史中的我,突然被一种恍惚迷幻的情绪领向一个遥远而熟悉的神话世界。

  在斗门石婆婆和石爷爷庙,面对昆明池旧址出土的牛郎织女石雕像,听当地百姓讲牛郎织女故事并再三申明昆明池是牛郎织女故事发源地,总觉得有些迷离恍惚。然而,一旦打开汉昆明池历史身世,再比照昆明池考古发现实物,你又不得不承认汉武帝建造的这座汉长安城巨型水库,的确与鹊桥相会的牛郎织女故事之间有一种说不清、理还乱的纠葛。因为牛郎织女故事作为一个完整爱情故事最早被文人记录在案,是在南北朝时期南朝人萧统选编的《古诗十九首》,而在《古诗十九首》里的《迢迢牵牛星》登上大雅之堂500多年前,汉武帝已经在昆明池为牛郎织女树起了两尊高达2米左右的石雕像。

  在有了昆明池后迅速成为流传千古的我国四大神话爱情故事——牛郎织女传说中,每年“七夕”夜,牛郎织女可通过横跨滔滔银河的鹊桥相聚一次。然而在天文学上,牛郎(牵牛)星和织女星之间相距14光年,即便是乘坐当今世界上最先进的火箭,两颗隔银河相望的星星要聚会一次少说也得数十万年。

  不过时隔两千多年,一旦碧波荡漾的昆明池重现汉唐风姿,碧水连天、杨柳依依、廊桥相连的昆明池·七夕公园,倒不愧为现实中的青年男女相拥相依,滋养爱情的好去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