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红军霍建儒:希望后代有点吃苦精神
稿件来源:西安日报 发布时间:2012-08-21 09:47

  

  老红军档案

  现年89岁高龄的霍建儒是陕北吴堡县霍家沟村人,10岁参加儿童团,作为通信员给红军传送信件,先后任陕北游击队勤务员、中央秘书处通信员、临县土改工作团团员。解放后,曾任米脂县人武部政委、市二轻局副局长、碑林区副区长、碑林区政协副主席等职。1991年离休。参加过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曾获八一奖章、独立自由奖章、解放奖章、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奖章。

  流着泪参加了革命

  1923年,霍建儒出生在陕北吴堡县的霍家沟村,他们家是吴堡县最穷的一家,爷爷给地主家做长工吃尽了苦,活活被累死了,奶奶另外嫁了人。后来父亲也跟着做长工,没想到也跟爷爷一样离开了人世,母亲无奈带着他改嫁了。霍建儒说,旧社会的人都是在苦水里过日子的。

  后来,不到10岁的霍建儒加入了儿童团,成为一名通讯员,开始给红军送一些信件,当时的霍建儒只知道红军对他好。1935年,红军开始在当地进行扩红宣传,12岁的霍建儒就参加了革命。当时,霍建儒的个子很小,背上枪是枪比个子高。当他要跟着红军走时,母亲死活也不愿意他走,母亲告诉他:“你走了后,我可怎么办?”但当时年纪尚小的霍建儒则打定主意,一定要参加红军。走的时候,母子抱头痛哭,后来他还听说,他走了以后,母亲躺在地上痛哭。就这样,年幼的霍建儒离开了生他养他的母亲,离开了霍家沟,流着泪参加了革命。

  不回中央坚持留地方

  1936年,霍建儒加入了共青团,随部队来到了瓦窑堡,由于年纪小且人勤快,部队首长就让其做了警卫员。1939年霍建儒跟随部队到了延安,被介绍到儿童班去学习,但不到几天,霍建儒就自己回来了,告诉领导儿童班学不到文化,他要学习文化知识。当时时任中共中央秘书长的王首道就介绍霍建儒到机要科做一名通信员,这期间大概半年多的时间,霍建儒作为译电员一直在中央工作。

  1940年,王首道亲自写信,介绍霍建儒去延安边区师范学院学习。霍建儒仍清晰地记得王首道信件的内容:“介绍霍建儒同志到你校学习,不参加考试,毕业后仍回中央书记处工作。”霍建儒说,王首道知道他没文化,怕他跟不上其他同学的学习,因此特意叮嘱校方不让他参加考试,但在他自己看来,既然到了学院,就要好好学习文化知识。初到边区师范学院的霍建儒除了政治之外,数学、语文什么也不会,但每个礼拜天,他都会让数学、语文老师为自己补课。此间,霍建儒在边区师范学院学习了三年时间,也就是在这段时间里,霍建儒的文化知识和综合素质得到了极大地提高。

  1943年,从边区师范学院毕业后,霍建儒并没有回到中央,而是来到了延安被服厂。“当时王首道他们已经南下了,我想留在地方上一样可以作贡献,所以就自己要求去被服厂了。”在被服厂,霍建儒一呆就是三年时间,从生产管理员到伙食管理员,他都干过。后来,被服局要推荐三名老红军去延安大学政治班学习,由于霍建儒参加革命以来,一直对党忠诚,因此,他和另外两名老红军就一起到了延安大学政治班学习。

  从不向组织提要求

  在延大学习期间,霍建儒又参加了临县的土改工作。这段故事,老人没有详细的讲述,尽管记者一再的追问,霍建儒也只是说:“简单点写就行了。”

  后来,霍建儒一直在基层工作,先是任西北军政区特务连指导员、团政治处股长等职,后来又到了米脂县任人武部政委;1964年,霍建儒转业到地方工作,任西安缝纫机厂党委副书记兼政治部主任,后历任西安电石厂党委书记,市二轻局党组成员、副局长,碑林区副区长,碑林区政协副主席,直至1991年离休。

  谈及此段经历,霍建儒说,不管是在部队还是在地方,自己都没有向组织要过一分钱,他是从旧社会走过来的,自己深刻感受到了“旧社会没人管,新社会众人帮”,自己能有今天,完全是受党的恩惠。

  有问题就想想革命先烈

  正正派派、清清白白是霍建儒一生坚持的原则,他经常给儿女们交代,自己以前吃过很多苦,希望他们也能有吃苦精神。霍建儒说,自己现在不能为组织上出力了但也不能给组织添麻烦。

  2008年汶川大地震的时候,霍建儒听说要交特殊党费,就主动让老伴到区上送了800元过去。没过几天,社区里又组织捐款,霍建儒又捐了300元,工作人员说他捐得太多了,霍建儒自己却说,那么多人都死了,我还活着,捐多少都不算多。对于一些老同志反应的自己待遇低的问题,霍建儒也有自己的看法:和革命先烈们相比,我们能过上这样的生活比他们强多了,有什么想不通的问题,想想革命先烈们,一切问题就都解决了。


文档内页广告二
边栏广告一
领导活动

文明简报

图文简报

餐馆开业不搞排场不放炮 邀请保洁员迎新年

见义勇为中学生为核心价值观代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