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红军张怀玉戎马倥偬的一生
稿件来源:西安晚报 发布时间:2012-08-03 14:58

老红军张怀玉戎马倥偬的一生

 

  回忆起亲历过的大小战役,张怀玉老人记忆犹新。

  张怀玉, 96岁 ,延安市延川县人;1916年12月23日出生于榆林子洲县殿寺乡张家洞村,民国18年(1929年)春逃荒来到延川县关庄乡大草滩村。1931年,15岁时在延川县五羊川参加红军,先后参加过大小战役300多次。1950年,解甲归田,退伍到延安市七里铺村。

  找饭吃 闹红当了兵

  见到96岁高龄的张怀玉老人,是在六月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在延安市宝塔区医院一个病房里,老人向记者讲述了他光荣的一生。

  张怀玉出生于1916年12月23日,兄弟姊妹4人,他是老大。民国18年春,他13岁,在父亲张树旺的带领下,从老家榆林逃荒来到延川县关庄乡大草滩村。

  张怀玉老人说,1931年,在他15岁那年,他到延川县五羊川(现在属于延安市宝塔区)大山疙瘩镇工作,负责该镇红军家属的分粮、分地及后勤支援工作。

  张怀玉老人说,1935年春,19岁的他参加了当时的红26军红3团,当时该部队归刘志丹直接领导。当年10月,蒋介石集结了10余万兵力“围剿”红军,他所在的部队奉命驻守在富县直罗镇进行防御,主要和附近的民团及反动武装作战,战斗一直持续进行。后来换防,他们部队又从盐水关东渡黄河,驻防在永河、吉县、隰县、交城一带,与阎锡山部队作战。

  “我们还和马鸿逵打过仗,每一仗的伤亡都很大。”张怀玉老人讲,1936年春部队奉命从盘龙川上来,换防到靖边的张家畔、安边及宁夏的盐池、华池和甘肃的平凉、固原一带,西征宁夏、甘肃,开始了“西线”作战。“主要和马鸿逵、马步芳的骑兵部队作战。马鸿逵的骑兵每人都配有宽三四厘米、长1米多的马刀,几百人的骑兵一齐冲过来,扬起的尘土遮天蔽日,很多的战友就被这种马刀砍死了,战斗非常艰苦。”张怀玉老人说。

  奉命令 渡黄河狙击日本人

  “西安事变时,我们奉命保护毛主席,我当了班长。”西安事变后,部队进行整编,由原来的红26军红3团改编为八路军120师359旅718团,后又整编为警备1旅;团长姓文,好像是江西人,他当了班长。

  “1937年秋天,我们整编后调防到绥德,120师359旅718团整编为陕甘边区警备1旅,归八路军后方建制。驻守黄河边,东征山西,和日本人在黄河岸边进行战斗。”张怀玉老人讲,黄河很宽,一开始,步枪打不过去,他们就用自己造的大炮和日本人打,天天打,战斗很惨烈。“日本人作战很强,比国民党军队厉害,我们几天都喝不上水。”张老说,最后他们攻过黄河,在山西的柳林县、保德县、交口、临县一带与日本人作战。

  “在柳林时的一个晚上,日本人偷袭了我们部队,站岗的2个哨兵被暗杀。我们60人一晚上和日本的几百人打,满山都能听见日本人说话,听不懂。子弹打完了,我们就去拼刺刀,我一晚上拼了7次刺刀。敌人很多,我们快被包围了。山下路口是5班在守,看着敌人越来越多,守不住了,连长让撤退,我们就从5班守着的路口开始撤退。子弹从头上、脚下嗖嗖直飞,不断有战友中弹。我们一口气跑了40里路,跑到一个村子里,住着几户老乡,我们把老乡家里水缸里的水都给喝完了。60多个人,跑出来5个人,其余都战死了。”

  说到这里,张怀玉老人停顿了好半天。休息了一阵后,老人叹了口气说:“忘不了,啥时候都忘不了!我现在晚上做梦都是和战友在一块杀日本鬼子。以后见了他们,还和他们一起战斗。”

  破敌胆 抬着棺材送敌人

  “1938年,我们部队退出山西,驻扎在绥德县城,县城还属于国民党管。县城有个姓何的专员组织了暗杀队,专门暗杀我们的红军。在冯家岔、渠口,暗杀了我们很多红军战士。1939年,我们部队撤防,到了关中分区的耀县、泾阳、三原、旬邑一带。”张怀玉老人说,给他印象最深的是1941年,在一个叫映火山的地方,因为是冬天了,天气很冻,他们都没有冬衣,穿的都是单薄的衣服,又整天在森林里,衣服都挂得破破烂烂的。没有鞋,就用树皮草绳子缠住当鞋穿。也没有东西吃,天天挖工事,很多人都冻伤了。

  张老回忆说,到了腊月二十八,他们接到命令回庙湾进行休整,准备过年。就在过年那天,国民党的部队打炮,八连担任警戒;在一个叫罗家卯的山上,一个班的战士被全部打死。“大年初一,我们团进行反攻,这次反攻打死了敌人一个连长,我们买了棺材,打发老百姓抬着棺材送到了敌人那边。在攻打一个叫小桥的地方时,我和旅长在一起。早上敌人开始吹号进攻,敌人有11个炮楼,敌人的装备好,从山下一直把炮楼修到了山上。战斗很激烈,敌人兵力多、武器又好,我们很快就被包围了。这时候,从街头冲过来了100多个红军骑兵,敌人的火力弱了很多,我们冲出了敌人的包围。晚上,我们缴获了好多武器,撤出了战斗。”

  “在小桥战斗中,敌人有一架重机枪。我的枪打得准,想夺下那架重机枪,舍不得用手榴弹,怕炸坏了机枪,就用步枪打,一枪打死了那个机枪手,我瞅着个空当跑去缴获了机枪。这次战斗我缴获了重机枪,被任命为警备1旅2排排长。”

  作战猛 追着敌人拼刺刀

  “1943年,我生病了,住进了富县吉子湾的野战医院。1943年秋天病好后,我到了中央党校5部运输队工作,任运输队队长,主要负责中央党校的粮草钱物运输”。1947年原部队来了命令,他返回部队。原部队换防走了后,他到延川组织了游击队,后又整编为独立营,参加清涧战役。那时,他们部队的作战防线先在岔口,在岔口的战斗打了7天7夜。岔口的敌人打退后,他们又开始攻打清涧县城,打了七八天,打下了清涧城。

  “清涧城打下后,我们的独立营又改编为警备4旅12团,我任三排排长。”张怀玉老人说,1948年他们奉命攻打宜川,在县城山上他带领突击班战士强攻一个崾岘;刚冲到崾岘半梁上,四个战友就被敌人打中。“敌人躲在一棵大树后,向我们射击,接着又有几个战士中弹,我一跳冲到敌人的工事边,用刺刀接连捅死几个。我又跳过工事,紧紧撵着往回跑的敌人。敌人往回跑的时候,看见追上来的就我一个,就返身回来和我拼刺刀,一下子围上来几个;刚好,这时候其他战士也追了上来,才消灭了这几个敌人。”

  张怀玉老人回忆说,1949年西北党校成立,他就从宜川到了西北党校。在子洲待了1个月后,西北党校迁到延安,他于是来到了延安,任运输队队长,从此以后再也没有离开过延安。

  “1950年底,部队让我去西安警卫排担任排长或者去兰州军区,我那时刚刚抱养了一个儿子,舍不得离开,就直接退伍到七里铺村,担任大队书记,直到1985年才不再担任职务,解甲归田,成了一个真正的农民。”张老最后说。

  文/图 见习记者 雷鸣

  记者手记

  在采访时,老人硬朗的身体、清晰的记忆以及利索的谈吐,让我很难相信老人家已经96岁高龄。

  在看过老人所有的证件后,为了考一考老人还能记起一些啥事,记者随口问他是否还能想起曾经的老战友。没想到老人家不但一下子向记者说出了50多位战友的名字,而且还记得这些战友具体的籍贯在哪里。

  据老人说,这些战友好多已经战死在沙场,即使幸运活下来的,现在也都大多不在人世。但是,在他的心中,这些战友一直和他在一起。


文档内页广告二
边栏广告一
领导活动

文明简报

图文简报

餐馆开业不搞排场不放炮 邀请保洁员迎新年

见义勇为中学生为核心价值观代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