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雨夜高速遇险情 民警伸手解围暖人心
稿件来源:西安文明网 发布时间:2016-06-14 13:20
  彭建芬 

  6月11日晚8时20分,我在连霍高速离西安还有135公里的一个停车区,接过先生手中的方向盘,按着每小时120公里的限速驶往西安的时候,我信心满满,以为10点钟以前无论如何可以赶到西安休息。但是没有想到,在西安,我们这四个一起走过千山万水、已经五六十岁的好朋友,却经历了一场平生未有的惊险和获救的奇遇。

  大雨不停地下,自从驶出秦岭,雨就没有停过。关中平原的湿润与河西走廊的干燥形成鲜明对比,使我们这些岭南来客感到亲切和欢喜。然而,一路上,已经好久没有看到加油站了,有不止一个原来的加油站被停用。我换驾的这个停车点也没有加油服务。直到武功服务区,才看到有加油站,可是整个服务区广场却看不到灯火,只有一些汽车停靠在那里。走近一看原来停电了,车子加不了油。我以为,到了平原地区,加油站会比较密集,就像我所熟悉的珠江三角洲那样,而且高速路上的路牌以及导航仪也有提示。于是,车子继续往前开。但是没有想到,路牌上提示前面不远处的加油站,提示的距离竟然变得越来越远。就在快接近阿房宫出口的时候,我发现,油门踩不下去了!

  我们四个人在车上反复想办法,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雨还在下着。性急的先生担心这样下去不知何时是了,就提出他拿油箱走下高速去找加油站买一点油救急,朋友和他一起同行。过了一会,哥哥下去推车,我在车上把着方向盘。但才刚推了约一百米,人就累得不行,我越想越觉得不对,赶紧让他上车休息。

  正在这个时候,一辆挂着警示灯的带货厢车子停在了我们的车子前头。车子的司机座上下来一个高大俊朗的男士,过来问我们发生了什么情况,告诉我们他们是路政的。当听说我们车上已经有人下车走下高速公路去想办法时,他放心地走回了自己的车上。眼看着他们的车子就要离开,我一想,不行,先生他们还没有找到车,雨中半夜,他们一定很难找到车子。我果断下车走到他们的车前求助。那男子让我坐到了驾驶座的后排。我让哥哥守着我们的车,自己跟着这辆路政车走了。路上,我向他们诉说了找不到加油站、求救不得的经过。那位下车见我们的男子告诉我,以后在高速公路上遇到紧急情况,应打122电话向路政求救。经询问,得知他们属于高速公路集团路政部门的阿房宫路段,他姓高。车子很快就到了三四公里外的阿房宫出口,先生和朋友站在路边,把油桶交给了我。高先生把车子向左一拐,就到了一个加油站。

  我满以为这下万事大吉。没想到真是“图样图森破”:加油站的工作人员坚决地拒绝了我们用油桶装油的请求。说,加散装油管得很严,必须到公安派出所开证明,高先生再三说自己是路政的,在高速公路上发现我们缺油停车,都不行,并且要身份证,而我偏没带。

  高先生二话没说,就开车带着我到了附近的王寺派出所。值班民警一听我们的情况,就为难地说,负责开证明盖章的人早就下班了,这么半夜三更的没有人可以给我盖章。高先生并没有就此放弃,他恳切地跟值班民警说,我们的车停在高架桥上,现在是半夜,又下雨,比较危险。那值班的年轻民警一听也认了真,去把值班领导叫来。值班的是一位一杠一花的三级警司,他听高先生反映了情况,先让一位年轻民警查验拍照了我的驾驶证,然后开着警车,与我们到加油站和工作人员打了招呼,给我的油箱装了50元的汽油,然后经过阿房宫收费站,接上我先生和朋友,开了几十公里,到了下一个出口咸阳南收费站,出高速再调头重新上高速,回到我们的车停靠的往西安方向那一侧,再开回到我们的车旁边。

  险情终于解除。二位民警没有留下姓名,也不让我拍摄警号。握手后,开车离去。陕西日报 (作者系广东资深媒体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