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大兴医院王立鹤侠肝义胆尽显英雄本色
稿件来源:西安文明网 发布时间:2020-06-24 10:41

王立鹤从武汉战“疫”一线圆满完成任务凯旋古城,受到热烈欢迎。

  “高高大大的他,穿上一身白色的防护服就像一只‘大白鹤’侠肝义胆,驰骋在‘疫’线战场……”陕西省第二批援鄂医疗队队员、 西安大兴医院急诊科副主任王立鹤,奋战在江城疫情的最前沿,与时间赛跑、与病毒较量,彰显了“白衣勇士”战“疫”的英雄本色。

  “大鹤”入职一周请缨上疫线

  “自踏上武汉这片土地,爸爸没有害怕、畏惧和恐慌。我来了,心里反而更加踏实,救死扶伤是我的职责,也是我的使命。”今年元宵节,作为陕西省第二批援鄂医疗队员的西安大兴医院急诊科副主任王立鹤,写给两个宝贝一封“榜样信”。

  信中王立鹤写道:“这场突如其来的‘战争’悄然而至,我和一群同样坚强可爱的同仁们在一起战斗,我们虽然来自五湖四海,防护服让我们看不清对方的样子,但是我们彼此的一个碰触,都让我感受到战友的温暖和坚毅。孩子们,我不能再陪在你们身旁,我要去疫情肆虐的前线,尽我的绵薄之力。愿你们长大后成为勇敢而有担当的人。这一次,爸爸换一个方式守护你们,守护我们共同的家!”

  据了解,王立鹤医生是海南人,80后的他有一双儿女,女儿刚满四岁,儿子两岁半。曾在唐都医院工作10余年的王立鹤,当时刚到西安大兴医院入职1周。他毫不犹豫报名,随援鄂队伍奔赴疫情前沿“阵地”。

  回想起战“疫”一幕幕经历,王立鹤告诉记者,每天从病区出来,脱掉防护服、进行全身清洁,乘坐专门的公交车返回医护人员指定居住的酒店第一件事,就是疯狂补水。

  西安小伙你真棒

  “西安小伙你真棒,关键时刻‘一针’救回我的性命!”,在武汉协和医院西病区的重症病区,现年68岁的患者龚阿姨,对陕西第二批援鄂医疗队员、西安大兴医院急诊科副主任王立鹤的救命之恩念念不忘!

  2月21日下午,在武汉协和医院西病区的重症监护室内,王立鹤刚交完班走出病区,就传来呼救声。原来,68岁的龚阿姨病情又开始恶化。这位阿姨2月6日被确诊为新冠肺炎,病情发展迅速,来到协和西院区时直接转入重症监护室给予对症治疗。 从无创辅助呼吸到气管插管,从抗病毒、抗感染到抑制炎性因子,虽“十八般武艺”轮番上阵,但龚阿姨的状况依然不容乐观。作为主管医生的王立鹤,这两天想得最多的就是如何控制龚阿姨的病情。

  消完毒,步入缓冲区。呼叫机就喊:“王医生,你赶紧来一下,龚阿姨的情况不太好……”呼叫机里的声音还没说完,王立鹤立马停止进行到一半的脱防护服流程,重新穿戴好,急匆匆从缓冲区返回病区。只见刚接班的队员们都围在龚阿姨的床前,心电监护仪的红色警报灯不断闪烁着,血压监控栏上的数字已然下降至70~40,滴答滴答的监测声敲击着每一个医生的心脏。这种情况,无需多言。必须尽快给予血管活性药治疗,稍一拖延,影响组织灌注,就可能导致器官衰竭。而要进行血管活性药治疗,普通的皮下穿刺弊端极大,如发生漏针,会造成注射部位肌肉坏死,为了安全起见,只能进行深静脉穿刺置管。

  关键一针让患者起死回生

  平日里,能够行此技术的医生很多,但在这种特殊情况下穿刺,困难和风险要比想象的大很多,大家都没有十足的信心。“我来!”王立鹤果断喊道。“在急诊科工作时,有很多次穿刺成功的经验,再加上时间紧迫,容不得我犹豫。”穿得像个宇航员的王立鹤快步走到床前。由于龚阿姨的右侧摆放着呼吸机和心电监护仪,王立鹤只能选择不太惯用的左侧躯干进行置管。但新的问题又出现了,常规操作,都是在股静脉进行穿刺,可龚阿姨的股静脉前几天刚抽了血,针眼较多。为了防止发生动静脉瘘,只能将穿刺位置上移到锁骨下静脉,可在这一块进行置管,稍有不慎,刺破胸导管,形成乳凝胸,病情就会更加复杂。风险很大,但生命不容等待。“穿着防护服,行动受限,4层橡胶手套勒得手指麻木,感知力特别差。但龚阿姨危在旦夕,信念告诉我必须一次成功。”王立鹤说,凭着平时的经验,消毒、穿刺、置管、缝合,尽管一气呵成,仍然用了20分钟。置管结束,出来后,王立鹤才发觉自己的后背早已湿透。

  与其说王立鹤艺高人胆大,不如说对生命救治的渴望超过了对风险的畏惧。

  “我们的世界充满了形形色色的苦难,作为医生,我除了见证每天疾病的痛苦,也同时不断的见证着各种战胜苦难的勇气和坚强。”人如其名的王立鹤在与战友并肩作战的日子里,勇担使命,处处冲在疫情防控阻击战的第一线,谱写了“白鹤大侠”江城战“疫”的英雄赞歌!(西安报业全媒体记者 王超 文/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