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小院里的“特殊学校”为残疾孩子撑起一片天
稿件来源:西安文明网 发布时间:2018-12-03 09:48

  

魏红莉给孩子喂饭 记者 王海鹏 摄

  12月3日国际残疾人日前夕,记者走进高陵手牵手特教中心,这是一个由高陵农民魏红莉一手创办起来的残疾儿童培训学校。孩子们都叫魏红莉“妈妈”,也正是这一声“妈妈”,让魏红莉为400多名残疾孩子撑起一片天。

  农家小院里的“特殊学校”

  高陵泾渭分明处的钓北村,因相传周朝姜太公曾在此钓过鱼而得名,魏红莉创办的手牵手特教中心就在钓北村里。如果不是门口挂着“高陵手牵手特教中心”的招牌,没人会相信这座普通的两层农家小院是一所特殊学校。

  12月1日上午,记者走进这个农家小院,院内一楼的空地上摆放着孩子们玩的蹦床、滑梯、秋千等活动器材。孩子们的宿舍也在一楼,按男女分开,每个房间内都摆放着10余张木制小床,床上的被褥都是统一的样式,被子叠起来显得很厚。房间里没有暖气,一台柜式空调立在墙角,但没有开。

  “只在晚上孩子们睡觉前开一会儿。”魏红莉说,如果整晚开的话电费承担不起。二楼是孩子们上课和吃饭的地方,每个房间的地上都铺着泡沫垫。在一间启智教室里,孩子们一会儿走出教室,一会儿站起来做各种搞怪表情……两名义工在尽力维持着课堂秩序。

  “来这里的全都是脑瘫、智障、自闭症、多动症、唐氏综合征儿童,小的3岁,大的16岁,每个孩子都需要精心照顾,所以两个义工也是手忙脚乱。”魏红莉说,现在学校里还有17个孩子,原本学校已于11月26日通知家长放假了,但没有一个家长过来接孩子,给他们打电话都说孩子领回家没人照看,所以她只能继续给孩子们提供食宿。

  400多个孩子叫她“妈妈”

  魏红莉走进教室,孩子们立刻欢呼雀跃起来:“妈妈!妈妈!”争相走过来和魏红莉拉手亲昵。这个是斌斌,患肌膜膨出,3岁搭管,5岁时父亲去世,现已13岁,需要做手术换管;那个陕北女孩叫张楠,来学校1年,已经学会100以内的加减法;山西的王莉,跳舞相当厉害;高陵的商苗,写字最漂亮,书法家都连声赞叹;这个是郑州的赵景春,已经能在果园里从事劳动……

  魏红莉对每个孩子的情况都了如指掌,这也是孩子们叫她“妈妈”的原因。魏红莉说,特教中心创办六年来,她先后收留了400多个这样的孩子,虽然这里的条件艰苦一点,但相比他们的出生环境要好很多,这里的很多孩子来自贫困家庭,父母要外出打工,很少有时间来照顾他们,有的一年才来探望一次。

  当天上午,特教中心还来了几名志愿者,她们是高陵一个小区物业公司的工作人员,他们带来了韭黄大肉馅,中午要给孩子们包一顿饺子吃。魏红莉说孩子们爱吃饺子,也正是长身体的时候,每次她都要买10斤饺子皮才够。

  为何与残疾孩子结缘

  魏红莉今年48岁,丈夫是钓北村村民,一对双胞胎女儿都已大学毕业。20年前,魏红莉是西安“心心特教中心”的一名老师,在那里她干了11年,她喜欢这些孩子,喜欢孩子们叫她“妈妈”。2011年,因为要照顾患脑梗的婆婆和生病的女儿,魏红莉不得已辞职回家照顾家人。

  一次陪婆婆去医院看病,魏红莉遇到了她照顾过的一名5岁的重度脑瘫儿。由于家长忙着工作,她就把孩子接到家里,免费为他进行康复训练。3个月后,孩子站起来了,还学会了叫“爸爸”“妈妈”。不久,魏红莉照顾过的一名河南自闭症患儿的家长也辗转找到了她,说孩子闹着要找“魏妈妈”。

  “我当时很想拒绝,但一想到这些孩子的状况,最终还是接了下来。”魏红莉说,从那以后,杨洋、高峰、吕志豪这些当初带过的学生,也因为要找“妈妈”而被家长送来。魏红莉收下了这些孩子,她拿出全部积蓄并贷款9万元,在自家小院里办起了这所学校。添置电脑、电子琴、刺激环、按摩器及康复器材和整套健身设施,聘请义工,对孩子进行早期干预和康复训练,教他们生活自理,学习手工,唱歌绘画,提高他们的认知和沟通能力。

  希望孩子们能顺利走向社会

  “每个孩子每个月500元的生活费,仅仅只能够支付义工们的工资,而眼下的采暖全部改成了空调,用电都是先买后用,她只能先把义工们的工资挪用做电费。”魏红莉说,从办学到现在她已负债30万元,贷款也已经不能再办了。

  今年11月初,连着几天下雨降温,为了省点电费,教室和宿舍都没有开空调,结果15岁的伟伟脚被冻伤。魏红莉的手机里存着伟伟当时被冻伤的照片,看着让人揪心。“后来给孩子买了暖宝宝,现在冻伤的部位都已经结痂了。”魏红莉说她有时候觉得对不起孩子,让他们跟着她受罪了。

  “她办特教,真是不要命。”在丈夫刘鹿鸽看来,魏红莉对待特教中心的孩子比自己的亲闺女还要亲。“一次我打工挣了2000元钱,自己连双袜子都没舍得买就全部交给了她,结果她却把钱全部用来还账了。女儿要100元的校服钱都拿不出来,气得半夜坐在大门外直哭。“刘鹿鸽说,他当时知道后,气得把手机都摔了,“这日子没法过了”。

  第二天他就和妻子闹离婚,结果走到民政局门口他改变并放弃了离婚的想法。刘鹿鸽说,这些年为了孩子们,妻子太苦太累,但如果离了婚,她可能会更苦更累。现在刘鹿鸽专门负责果园的农活儿,这个果园也是孩子们平时劳动的地方,魏红莉说,果园是她租来的,给孩子们培训种植技能,希望他们今后都能顺利走向社会,自食其力。

  根据调查数据推算,在中国有接近一亿残疾人,占总人口的7%,也就是说平均15个人就有1个残疾人。截至2017年底,国家建档立卡的贫困残疾人数量仍有281万多人。一是重度残疾人占比大,残疾等级为一、二级的重度残疾人就有152万,占到了贫困残疾人总数的54%。二是分布分散,深度贫困地区占比高,非深度贫困地区插花分布的贫困残疾人也不少。三是致贫原因既有收入低造成的“贫”,更有环境因素造成的“困”。 (西安晚报 记者王海鹏  实习生马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