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为祖国而战是我一生最大的光荣
稿件来源:西安文明网 发布时间:2017-08-02 11:00

  

  老兵档案

  齐正成,男,1926年出生,陕西汉中人。1941入伍,曾参加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抗美援朝战争,荣立特等功、一等功各一次,在朝鲜被授予国际友谊勋章。1955年主动申请回乡务农,现居汉中市镇巴县。

  盛夏时节,陕西汉中,宁静的村庄被电视里朱日和沙场阅兵的音乐声搅起岁月的烟尘。91岁的老兵齐正成谈论到当年战斗,他指着腿上清晰可见的伤疤,告诉我们:“这是战斗的印迹。为祖国而战,是我一生最大的光荣。”每讲一个故事,老人总会沉默片刻,说:“这场仗,是我和战友们一起打的”。

  打胜仗,靠的啥?那一仗,我用一挺轻机枪俘虏了10个敌人,靠的是宁死也要求胜的精气神。

  我1941年入伍的老兵。1951年1月,我所在的11军31师编入12军建制,连队从四川梁山移防到辽宁丹东。当时,抗美援朝战争激战正酣。敌机不时从我们头顶飞过,炸弹炸死炸伤很多群众。大家都写请战书,有的同志还写血书请求参战,我跟战友也写好了遗书。

  同年3月,我们接到赴朝参战的命令。当晚,部队准备开拔渡过鸭绿江。到江边,我们发现桥面毁损严重,过不去了。后来团里传来命令,指派我们连寻找水浅的江面,铺设简易道路渡江。

  我当时25岁,在连队算是老同志,指导员让我带领两名战士寻找渡江地点。那天下着小雪,江边的泥土又硬又滑。天色黑暗,经过半个小时寻找,终于找到一处水浅的地方。我们赶紧向连长、指导员报告情况。气温零下十几度,我和指导员率先脱掉棉裤和鞋袜,赤脚走进水中填土修路。当时铁锹不够,还没有麻袋,大家就用手刨出来泥土和石头,装在棉衣里往前运送。后来,指导员冻得连话都说不出来了。我冻得几乎快要晕过去。就这样,我们铺设一条简易的过江小路。

  过江后,全连人隐蔽在山林中。为了保暖,我们几个人挤在一起,抱成团,腿靠腿、背靠背,再搭伙盖上棉衣,勉强抵御风寒。有的棉裤、袖子被冻成冰块,还有的人耳朵上也结了冰块,一动就咯吱咯吱响......

  1952年10月,我们刚刚取得五圣山战役胜利,又踏上了上甘岭战役阵地。这一仗,我们打退敌人的十余次进攻。我们前前后后打了40多天。最后,我们子弹差不多打完了,连长负重伤,排长也牺牲了。指导员鼓励我们说:“敌人冲得越猛,说明我们的阵地越重要。” 当时,我心里只有一个想法:“既然上了战场,就要豁出命,决不能给国家丢人。”

  一天晚上10点多,在敌人发动进攻的间隙,我们从敌人尸体上解下还没有用的手雷和子弹,为后续战斗储备弹药。半个小时后,敌人又发动进攻。敌人很快冲到30米处,指导员大喊一声“打”,我们所有武器一齐开火,敌人倒下去八九个。战斗到最后,我们没有弹药了,眼看敌人又一次冲上来,我们都上了刺刀。

  一个敌人冲到我面前,我双手握枪、刺刀相对,我死死盯着他的眼睛,紧紧抓着枪。几个回合后,我看准时机,用全身力气刺出去,刺刀捅进他的胸口,他“哇”的一声就倒在地上。又一个敌人蹿上来,对方用刺刀挑我的刺刀,我赶紧抬高刺刀……经过一个多小时的苦战,敌人被赶出阵地。万幸的是,运输队的同志送来了急需的弹药和食品,我感觉一下有底气了。

  敌人飞机、大炮全上,我们的阵地被炮弹掀个底朝天。很多战友的耳朵被震坏,相互说话全靠吼。

  气温降到零下二十多度,我们不得不转入坑道,在坑道里一个挤着一个隐蔽。我浑身上下没有一处暖和,连武器上都结一层霜。

  那天晚上,我发现机枪枪栓快要被冻住。我赶紧把枪抱在怀里,用衣袖拼命擦拭。半夜的时候,敌人又摸上来了,我瞄准黑影,一个短点射,敌人应声倒下。当晚,敌人再也没敢到阵地上来。

  寒风吹进坑道,我的身体不停发抖。天快亮的时候,我忽然饿醒,伸手去摸糠炒面,发现只剩一小口,我咽下口水,没舍得吃,要留到关键时刻再吃。

  没多久,坑道外的枪炮声骤然密集起来。我知道,他们就要发起进攻。我赶紧拉枪栓,把子弹上膛,吃下最后那口糠炒面,抓起一把雪塞进嘴里。

  果然,敌人又攻上来。我们打退敌人的一波进攻,随即进行反击。机枪手和投弹手在前开路,手持步枪的战友紧跟在后。

  敌人的炮火十分猛烈,坑道四周倒下很多战友。我一边找掩体,一边射击。在战斗中,我的小腿被子弹打穿,但看见战友都在往前冲,我也顾不上疼痛,拼命往前冲。敌人见此情景,没打多久就撤退。我们趁机占领一部分阵地。

  这场仗打得很惨,连里的干部大多都牺牲了,战士伤亡一大半,能站起来的不到40个人。好多战友牺牲时才十八岁,但阵地始终牢牢在我们手中。

  两个多月后的一天,我们连续行军几十公里,赶往另一个阵地。中途休息时,我们小组被指派勘察地形。我拿着一挺轻机枪,边搜索边向前行进。突然,不远处传来脚步声和说话声。我立即就地隐蔽,然后顺着声音的方向,慢慢匍匐前进。透过隐蔽物,看见有一小队敌人正在不远处做饭休整。我仔细数了数,一共有10个敌军士兵。

  我深吸一口气,悄悄接近敌人。突然,我一个箭步跃起,举起机枪,用英语大声喝道:“举起手来,缴枪不杀”。敌人被这突如其来的喊声吓蒙了,缴枪就擒。

  打扫战场时,我发现这伙敌人虽然溃败,但武器装备比我们好得多。

  活捉10个敌人,我荣立特等功。

  65年过去,我依然坚信,当兵的,没有精气神,怎能打胜仗?西安晚报 文/图记者张红中 通讯员张歆